正文

好看的长篇小说

好看的长篇小说“ 原 来 是 他 啊 … … ” 在 老 妇 人 打 量 他 的 同 时 , 那 叫 张 舒 的 受 伤 男 子 也 认 出 了 站 在 老 妇 人 身 边 的 少 年 , 惊 喜 地 喊 道 : “ 傅 公 子 , 您 是 傅 公 子 ! ” 傅 云 鹤 走 了 上 去 , 把 他 扶 了 起 来 , 面 带 不 解 地 问 道 : “ 我 和 祖 母 还 想 一 会 儿 过 去 瞧 瞧 你 呢 , 没 想 到 瞧 是 瞧 到 了 , 你 怎 么 成 这 副 样 子 了 ? ” “ 祖 母 ? ” 张 舒 看 向 那 位 老 妇 人 , 难 以 置 信 地 喊 道 , “ 难 道 … … 难 道 您 是 大 长 公 主 殿 下 ? ” 他 挣 扎 着 跪 了 下 来 , 向 着 咏 阳 哭 求 道 , “ 大 长 公 主 殿 下 , 请 为 草 民 作 主 啊 ! ” 咏 阳 看 着 他 , 她 的 眼 中 精 光 四 射 , 问 道 : “ 你 知 道 这 些 人 是 谁 ? ” “ 是 的 ! ” 张 舒 用 力 磕 了 一 个 头 , 愤 恨 交 加 地 说 道 , “ 那 是 宣 平 伯 派 来 的 ! 他 们 想 让 我 撤 了 对 吕 珩 的 控 告 , 但 我 不 肯 , 他 们 便 想 杀 我 灭 口 , 幸 得 大 长 公 主 殿 下 相 救 , 否 则 草 民 、 草 民 必 难 逃 一 死 ! ” 在 知 道 这 个 人 是 张 舒 后 , 咏 阳 也 猜 到 追 杀 的 人 定 是 来 自 宣 平 伯 府 。 真 没 想 到 这 宣 平 伯 府 竟 然 胆 大 包 天 到 如 此 地 步 , 竟 然 敢 大 白 天 的 在 王 都 公 然 杀 人 灭 口 。 咏 阳 神 色 一 凛 , 吩 咐 侍 卫 们 说 道 : “ 看 着 他 们 , 别 让 这 两 个 人 寻 死 了 。 另 外 , 去 找 个 大 夫 来 , 给 张 舒 治 一 下 伤 。 ” 说 着 , 她 转 身 走 进 了 醉 仙 居 。 醉 仙 居 的 二 楼 , 目 睹 了 底 下 这 一 切 的 南 宫 玥 回 头 看 向 萧 奕 , 眼 神 中 满 是 惊 讶 。 萧 奕 得 意 地 显 摆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我 很 厉 害 吧 ! ” “ 很 厉 害 ! ” 南 宫 玥 赞 同 地 点 点 头 。 萧 奕 更 得 意 了 , 迫 不 及 待 地 想 要 向 她 分 享 自 己 的 英 明 神 武 , 也 不 等 她 问 , 就 忙 不 迭 地 显 摆 道 : “ … … 我 这 些 天 一 直 派 人 盯 着 宣 平 伯 府 , 然 后 就 发 现 那 吕 珩 想 要 找 人 收 买 张 舒 , 要 是 收 买 不 了 就 干 脆 干 掉 的 事 。 你 不 知 道 , 那 吕 珩 有 多 蠢 , 居 然 会 想 到 这 种 笨 法 子 。 我 当 然 不 能 辜 负 他 的 蠢 啊 , 所 以 就 让 张 舒 将 计 就 计 ! 这 不 , 一 切 就 顺 理 成 章 了 ! ” 南 宫 玥 细 细 思 索 了 一 下 , 吕 珩 这 法 子 虽 不 算 精 明 , 但 也 确 实 一 劳 永 逸 , 若 不 是 碰 到 萧 奕 , 估 计 也 成 了 。 但 现 在 , 无 疑 是 在 给 他 自 己 挖 坑 。 而 这 个 坑 里 最 重 要 的 一 环 应 该 就 是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了 , 必 须 得 有 一 个 有 着 十 足 份 量 的 人 目 睹 到 这 一 切 , 不 然 这 场 将 计 就 计 的 “ 苦 肉 计 ” 就 毫 无 意 义 。 “ 你 是 怎 么 把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骗 来 的 ? ” 南 宫 玥 侧 着 头 , 好 奇 地 问 道 。 她 不 由 想 到 吕 珩 被 挂 于 城 墙 的 那 一 天 , 正 是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回 王 都 的 日 子 , 总 不 能 两 次 都 是 这 么 巧 吧 ? “ 找 小 鹤 子 就 行 了 。 ” 萧 奕 笑 眯 眯 地 补 充 道 , “ 就 是 傅 云 鹤 。 ” 南 宫 玥 恍 然 大 悟 地 点 头 , 有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的 嫡 孙 出 马 , 把 大 长 公 主 带 来 这 里 确 实 算 不 上 是 一 件 难 事 。 只 是 , 南 宫 玥 倒 是 更 好 奇 了 , 以 傅 云 鹤 这 样 的 身 份 , 竟 然 会 对 萧 奕 言 听 即 从 , 这 本 身 就 是 一 件 非 常 神 奇 的 事 情 。 想 不 明 白 的 南 宫 玥 索 性 就 把 它 解 释 为 一 种 独 特 的 个 人 魅 力 。 “ 大 哥 ! ” 这 时 , 雅 座 的 门 被 推 开 了 , 一 个 少 年 探 头 进 来 , 略 显 无 奈 地 说 道 , “ 祖 母 说 已 经 看 到 您 了 , 让 您 现 在 就 过 去 … … 大 哥 , 您 要 相 信 我 , 真 不 是 我 告 诉 她 ! ” 那 少 年 有 着 一 张 娃 娃 脸 , 正 是 那 傅 云 鹤 。 说 话 间 , 他 才 注 意 到 包 厢 里 还 有 一 个 人 , 不 由 把 目 光 投 到 了 南 宫 玥 的 身 上 , 虽 说 穿 着 男 装 , 但 是 男 是 女 , 其 实 还 是 一 眼 就 能 看 出 来 的 , 不 由 向 她 多 看 了 几 眼 。 第 5 1 2 章 陷 阱 ( 2 )一 回 到 南 宫 府 里 , 林 氏 也 顾 不 上 先 去 给 苏 氏 请 安 , 忧 心 仲 仲 地 把 南 宫 玥 送 回 了 房 。 一 时 间 , 墨 竹 院 里 , 好 似 炸 开 了 锅 , 一 众 人 等 忙 得 人 仰 马 翻 。 “ 二 夫 人 , 奴 婢 这 就 去 请 大 夫 ! ” 安 娘 慌 忙 地 便 要 使 人 去 请 王 大 夫 , 可 才 转 身 就 被 林 氏 叫 住 。 “ 等 等 。 ” 林 氏 吩 咐 道 , “ 拿 上 玥 姐 儿 的 帖 子 , 去 请 太 医 ! ” 她 的 玥 姐 儿 已 经 是 县 主 了 , 有 资 格 请 太 医 来 府 中 为 她 看 诊 。 “ 是 。 二 夫 人 。 ” 安 娘 匆 匆 应 了 一 声 , 赶 紧 去 办 。 房 外 人 来 人 往 , 每 个 人 都 是 疾 步 匆 匆 , 而 南 宫 玥 的 屋 子 却 是 静 悄 悄 的 , 谁 也 不 敢 吵 到 她 休 息 。 南 宫 玥 躺 在 床 榻 上 , 翻 来 覆 去 的 , 许 久 都 没 有 睡 意 。 那 些 蒙 面 人 让 她 很 难 平 静 下 来 , 她 很 想 弄 清 楚 , 到 底 是 谁 想 要 她 的 命 。 可 是 , 她 只 要 一 努 力 去 想 , 头 就 会 剧 痛 难 当 , 根 本 就 没 有 办 法 思 考 。 “ 唔 … … ” 南 宫 玥 捂 着 额 头 , 因 为 疼 痛 , 眉 头 紧 紧 地 蹙 了 起 来 。 这 时 , 门 外 传 来 一 阵 匆 匆 的 脚 步 声 , 跟 着 是 画 眉 请 安 的 声 音 : “ 二 夫 人 。 ” 林 氏 领 着 太 医 和 一 位 医 女 静 悄 悄 地 走 了 进 来 , 见 南 宫 玥 正 醒 着 , 这 才 出 声 道 : “ 玥 姐 儿 , 太 医 来 了 。 ” 来 的 是 太 医 院 里 的 张 太 医 , 跟 南 宫 玥 也 算 是 老 相 识 了 , 因 而 这 次 一 听 说 南 宫 玥 受 伤 , 就 自 告 奋 勇 地 过 来 。 “ 张 太 医 ! ” 南 宫 玥 对 着 张 太 医 颔 首 致 意 。 “ 见 过 县 主 ! ” 张 太 医 作 揖 见 礼 后 , 在 床 榻 边 的 杌 子 上 坐 下 , 为 南 宫 玥 探 脉 。 须 臾 后 , 便 收 手 , 对 林 氏 道 : “ 二 夫 人 , 看 县 主 的 脉 相 , 并 无 大 碍 , 但 还 需 再 看 看 头 部 的 伤 处 。 ” 说 着 , 他 吩 咐 身 边 的 那 位 医 女 , “ 吕 医 女 , 麻 烦 你 了 。 ” “ 是 , 张 太 医 。 ” 吕 医 女 点 了 点 头 。 意 梅 连 忙 扶 着 南 宫 玥 坐 了 起 来 。 吕 医 女 小 心 翼 翼 地 解 开 包 扎 的 白 布 , 先 细 细 地 看 了 看 伤 处 , 跟 着 又 用 手 轻 轻 地 按 了 几 下 , 并 询 问 南 宫 玥 痛 不 痛 , 有 没 有 觉 得 哪 里 不 适 , 有 没 有 恶 心 头 晕 的 感 觉 … … 南 宫 玥 一 一 都 答 了 后 , 张 太 医 沉 吟 一 下 , 道 : “ 县 主 , 您 的 后 脑 勺 受 了 重 创 , 虽 然 目 前 看 来 一 切 正 常 , 但 会 不 会 有 后 遗 症 , 暂 时 还 无 法 确 定 。 我 稍 后 给 您 开 几 副 药 , 您 先 吃 着 。 只 是 , 县 主 , 最 近 几 日 千 万 不 可 劳 神 多 思 , 否 则 轻 则 头 痛 难 当 , 重 则 可 能 会 有 更 严 重 的 影 响 。 ” “ 我 知 道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郑 重 地 点 点 头 , 虽 然 医 者 不 自 医 , 但 她 也 知 道 头 部 受 伤 是 一 件 相 当 麻 烦 的 事 , 看 来 也 只 能 静 养 。 张 太 医 又 向 林 氏 叮 嘱 道 : “ 二 夫 人 , 请 让 伺 候 县 主 的 人 时 刻 注 意 着 , 一 旦 县 主 有 发 烧 , 头 痛 , 呕 吐 , 恶 心 之 类 的 症 状 , 一 定 要 立 刻 派 人 通 知 老 夫 。 若 没 有 大 碍 的 话 , 三 日 后 老 夫 再 来 。 ” 不 止 是 林 氏 , 意 梅 和 安 娘 也 是 连 连 点 头 , 表 示 自 己 记 住 了 。 张 太 医 开 了 方 子 后 , 就 拱 手 道 : “ 那 老 夫 就 先 告 辞 了 。 ” “ 劳 烦 张 太 医 了 ! ” 林 氏 连 忙 示 意 安 娘 送 张 太 医 和 吕 医 女 出 了 门 , 随 后 又 吩 咐 人 去 抓 药 , 煎 药 。 张 太 医 和 吕 医 女 前 脚 走 了 , 后 脚 又 有 南 宫 府 的 其 他 人 闻 讯 前 来 探 望 , 这 一 波 接 着 一 波 , 直 到 一 个 时 辰 后 , 墨 竹 院 里 才 再 次 安 静 下 来 。

好看的长篇小说“ 好 , 老 夫 人 ! ” 南 宫 玥 立 刻 就 应 了 一 下 来 , 笑 容 腼 腆 的 就 如 一 个 得 到 长 辈 夸 奖 的 小 女 孩 般 。 傅 云 鹤 很 是 意 外 , 自 家 祖 母 可 是 很 少 主 动 邀 人 过 府 的 啊 , 尤 其 还 是 一 个 只 见 过 一 面 的 “ 陌 生 人 ” 。 “ 咏 阳 祖 母 。 ” 萧 奕 也 嬉 皮 笑 脸 地 赖 了 过 去 , 说 道 , “ 您 也 请 我 吧 。 ” 咏 阳 往 他 头 上 轻 拍 了 一 下 , 爽 快 地 地 说 道 : “ 来 ! 你 们 都 来 , 还 有 柏 哥 儿 , 你 也 跟 你 母 亲 说 一 声 , 到 时 候 , 你 们 三 兄 妹 都 来 。 ” 原 令 柏 笑 嘻 嘻 地 应 承 道 : “ 是 ! 姑 祖 母 ! ” 和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说 话 是 一 件 非 常 愉 快 的 事 , 她 并 不 似 那 些 名 门 世 家 、 皇 族 贵 胄 府 中 的 老 夫 人 那 样 , 自 恃 身 份 , 因 而 要 么 傲 慢 , 要 么 顽 固 , 要 么 万 事 讲 规 矩 , 反 而 是 相 当 的 干 脆 利 落 , 笑 语 连 珠 , 一 点 儿 也 不 会 让 人 感 到 烦 闷 。 陪 着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用 过 了 膳 , 送 她 上 了 马 车 , 萧 奕 这 才 带 着 南 宫 玥 回 到 了 府 里 , 一 番 飞 檐 走 壁 后 , 把 她 安 然 地 送 回 了 墨 竹 院 。 当 南 宫 玥 翻 窗 爬 进 房 间 时 , 在 内 室 焦 急 等 待 的 意 梅 和 百 卉 齐 齐 地 松 了 一 口 气 , 她 们 忙 迎 了 过 来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您 终 于 回 来 了 … … ” 简 直 吓 死 她 们 了 啊 ! 南 宫 玥 心 情 很 好 地 问 道 : “ 有 人 来 找 过 我 吗 ? ” “ 没 有 。 ” “ 没 有 你 们 怕 什 么 。 ” 南 宫 玥 说 着 走 到 了 屏 风 后 面 , 把 那 身 男 装 换 了 下 来 , 递 给 了 意 梅 说 道 , “ 你 亲 自 来 洗 , 别 经 别 人 的 手 , 然 后 替 我 放 起 来 , 下 次 还 能 再 穿 。 ” “ 啊 … … ” 意 梅 哭 丧 着 脸 , “ 三 姑 娘 , 您 还 要 穿 啊 。 ” 南 宫 玥 笑 眯 眯 地 点 头 , 若 是 说 一 开 始 换 上 男 装 出 门 , 她 还 有 些 不 自 在 , 但 在 看 过 咏 阳 大 长 公 主 的 威 风 后 , 她 现 在 觉 着 自 己 只 是 女 扮 男 装 而 已 , 有 什 么 大 不 了 的 ! 意 梅 也 知 自 家 姑 娘 挺 有 主 见 的 , 一 旦 打 定 了 主 意 , 谁 也 劝 不 了 , 只 能 垂 头 丧 地 抱 住 衣 裳 拿 出 去 放 好 。 心 里 想 着 : 这 件 衣 裳 千 万 不 能 让 别 人 看 到 , 不 然 一 个 未 出 阁 的 姑 娘 屋 里 有 件 男 人 的 衣 裳 , 三 姑 娘 的 名 声 就 全 完 了 … … 等 到 意 梅 回 来 后 , 南 宫 玥 整 了 整 衣 裳 , 由 着 百 卉 替 自 己 戴 上 了 珠 花 , 这 才 说 道 : “ 走 吧 。 我 们 去 娘 亲 那 里 。 ” 到 了 浅 云 院 , 正 堂 门 口 的 丫 鬟 禀 报 了 一 声 后 , 把 南 宫 玥 迎 了 进 去 。 一 进 屋 , 南 宫 玥 有 些 意 外 的 看 到 柳 青 清 竟 然 也 在 。 南 宫 玥 向 林 氏 请 过 安 , 又 和 柳 青 清 相 互 见 礼 后 , 便 在 她 右 侧 坐 了 下 来 。 柳 青 清 也 是 刚 到 , 寒 暄 了 几 句 话 , 这 才 道 出 来 意 : “ 二 夫 人 , 青 清 今 日 来 叨 扰 , 是 有 一 事 想 征 得 您 的 同 意 。 ” 柳 青 清 是 个 规 矩 的 人 , 很 少 提 出 什 么 要 求 , 因 此 林 氏 忙 道 : “ 柳 姑 娘 但 说 无 妨 。 ” “ 明 年 春 闱 在 即 , 我 观 兄 长 彻 夜 读 书 , 甚 为 疲 累 , 想 送 兄 长 一 份 礼 物 , 也 好 让 他 放 松 一 二 。 ” 柳 青 清 不 紧 不 慢 地 说 道 , “ 我 听 闻 王 都 近 郊 有 一 善 化 寺 , 其 后 院 有 一 块 石 碑 , 相 传 是 前 朝 著 名 的 书 法 大 师 李 涵 之 留 下 的 。 兄 长 最 喜 爱 的 便 是 李 涵 之 的 字 , 可 是 来 了 王 都 几 个 月 , 竟 未 有 时 间 亲 往 , 因 而 青 清 想 替 兄 长 去 一 趟 善 化 寺 , 将 那 石 碑 上 的 字 拓 下 送 与 兄 长 。 ” 柳 青 清 一 片 爱 护 兄 长 之 心 在 言 语 间 已 经 透 露 无 疑 , 听 得 林 氏 若 是 有 所 触 , 自 己 的 玥 姐 儿 也 是 如 此 , 处 处 为 昕 哥 儿 着 想 , 但 昕 哥 儿 又 何 尝 不 是 时 时 惦 记 着 玥 姐 儿 … … 再 想 到 那 一 日 在 荣 安 堂 中 , 柳 青 云 愤 然 为 其 妹 出 头 , 情 真 意 切 , 林 氏 越 发 觉 得 这 柳 氏 兄 妹 确 实 不 错 ! 第 5 1 5 章 陷 阱 ( 5 )

好看的长篇小说这 件 事 做 得 这 么 漂 亮 , 萧 奕 觉 得 臭 丫 头 一 定 会 很 满 意 的 ! 他 想 着 哪 天 去 跟 臭 丫 头 讨 赏 去 。 而 事 实 上 , 南 宫 玥 在 得 知 了 发 生 在 宣 平 侯 , 哦 , 不 , 现 在 应 该 称 为 宣 平 伯 了 ! 在 得 知 了 发 生 在 宣 平 伯 府 上 的 事 情 后 , 她 不 由 地 呆 住 了 。 到 现 在 为 止 , 南 宫 玥 都 无 法 把 萧 奕 和 前 世 那 个 杀 神 放 在 一 起 , 可 是 , 哪 怕 今 生 变 了 很 多 , 他 还 是 那 个 可 以 以 一 己 之 力 , 掌 控 大 裕 朝 风 云 的 萧 奕 ! 想 到 萧 奕 为 自 己 所 做 的 , 南 宫 玥 不 由 心 中 一 暖 , 唇 角 微 微 地 弯 了 上 去 。 真 的 很 解 气 ! 宣 平 侯 被 降 爵 , 吕 珩 被 他 的 父 亲 打 得 半 死 不 活 , 而 那 件 事 一 旦 审 理 清 楚 , 轻 则 他 的 世 子 之 位 不 保 , 重 则 关 押 个 十 年 八 年 的 … … 相 比 之 下 , 一 刀 杀 了 他 反 而 是 给 了 他 一 个 痛 快 ! “ 三 姑 娘 。 ” 眼 见 南 宫 玥 这 几 日 来 心 情 第 一 次 这 般 好 , 意 梅 也 露 出 了 笑 脸 说 道 , “ 一 百 遍 的 《 女 诫 》 已 经 抄 完 了 。 ” 说 着 , 递 上 了 一 个 匣 子 , 里 面 满 满 的 全 是 《 女 诫 》 。 南 宫 玥 心 情 不 错 地 翻 开 了 几 张 , 见 那 一 张 张 的 鬼 画 符 般 的 《 女 诫 》 , 她 “ 噗 哧 ” 一 声 笑 了 出 来 说 道 : “ 意 梅 , 下 次 找 个 会 读 写 的 嬷 嬷 来 教 教 她 们 , 我 觉 得 我 这 院 子 里 的 丫 鬟 , 还 都 应 该 会 几 个 才 是 。 ” “ 是 , 三 姑 娘 。 ” 意 梅 刚 应 下 , 就 又 听 南 宫 玥 说 道 : “ 这 么 一 来 , 下 次 再 要 抄 个 什 么 《 女 训 》 、 《 女 诫 》 的 , 也 能 更 快 些 。 ” 意 梅 无 语 了 , 心 想 : 三 姑 娘 这 是 “ 抄 ” 上 瘾 了 吗 ? 想 归 想 , 她 还 是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, 那 这 些 是 要 拿 去 给 老 夫 人 吗 ? ” “ 过 些 日 子 再 说 吧 。 ” 南 宫 玥 随 手 关 上 匣 子 , 懒 洋 洋 地 说 道 , “ 我 现 在 多 自 在 , 再 悠 闲 几 日 。 ” 这 几 天 来 , 南 宫 玥 以 需 要 抄 《 女 诫 》 为 由 , 自 请 禁 足 。 虽 名 为 禁 足 , 但 她 却 过 得 极 为 悠 闲 , 不 用 去 晨 昏 定 省 , 不 用 去 闺 学 , 她 每 天 都 能 睡 到 自 然 醒 , 在 午 后 搬 张 藤 椅 放 在 院 子 里 , 享 受 着 凉 爽 的 秋 风 , 吃 着 水 果 点 心 , 看 着 医 书 , 还 有 一 院 子 在 抄 《 女 诫 》 的 丫 鬟 陪 着 , 实 在 舒 适 的 很 , 她 才 不 想 这 么 快 就 解 除 这 美 好 的 “ 禁 足 时 光 ” 。 “ 是 。 ” 意 梅 应 了 一 声 , 接 过 匣 子 , 放 了 起 来 , 又 说 道 , “ 三 姑 娘 , 今 日 小 厨 房 里 做 了 薄 荷 糕 , 一 会 儿 , 我 去 给 您 拿 一 碟 吧 。 ” 南 宫 玥 点 了 点 头 , 研 磨 铺 纸 , 练 起 了 字 来 。 咚 咚 ! 这 时 , 门 被 轻 轻 扣 了 两 下 , 南 宫 玥 头 也 不 回 地 说 了 一 声 , “ 进 来 。 ” 鹊 儿 开 门 进 来 , 福 身 行 了 一 礼 , 说 道 : “ 三 姑 娘 。 ” 南 宫 玥 把 手 上 的 这 个 字 写 完 收 笔 , 这 才 问 道 : “ 什 么 事 ? ” 鹊 儿 回 答 道 : “ 刑 部 侍 郎 柳 大 人 的 夫 人 来 府 拜 访 , 去 见 了 大 夫 人 。 ” “ 哦 ? ” 南 宫 玥 微 一 挑 眉 , 心 中 有 些 惊 讶 , 这 刑 部 侍 郎 柳 大 人 是 宫 中 柳 妃 的 兄 长 , 亦 是 明 月 郡 主 曲 葭 月 的 嫡 亲 舅 舅 , 虽 位 高 权 重 , 但 却 和 南 宫 府 素 来 并 无 往 来 , 怎 么 突 然 前 来 拜 访 呢 。 南 宫 玥 思 索 了 片 刻 , 喊 了 一 声 : “ 百 合 。 ” 百 合 应 声 走 了 进 来 , 嘴 角 含 笑 着 道 : “ 三 姑 娘 。 ” 南 宫 玥 淡 然 地 吩 咐 道 : “ 你 去 锦 华 院 , 去 瞧 瞧 这 柳 夫 人 和 大 伯 母 说 了 些 什 么 。 ” 第 4 9 6 章 降 爵 ( 7 )她 言 下 之 意 就 是 把 萧 奕 归 到 了 野 猫 中 。 萧 奕 却 笑 了 , 仿 佛 受 到 夸 奖 似 的 , 两 只 爪 子 放 到 脸 颊 边 , 学 着 猫 儿 的 姿 态 “ 喵 呜 ” 了 一 声 , 然 后 道 : “ 今 日 月 色 甚 好 , 本 喵 有 幸 请 姑 娘 一 起 赏 月 吗 ? ” 南 宫 玥 愣 了 一 下 , 萧 奕 莫 不 是 专 程 来 找 她 赏 月 的 ? 再 一 想 , 这 好 像 也 确 实 是 他 干 得 出 来 的 。 若 是 平 时 , 南 宫 玥 肯 定 会 拒 绝 , 但 是 今 日 她 却 点 了 点 头 。 这 下 轮 到 萧 奕 愣 了 一 下 , 但 他 可 不 会 与 自 己 的 好 运 作 对 , 轻 盈 地 从 跳 了 下 来 , 落 在 窗 前 , 然 后 对 着 南 宫 玥 伸 出 了 手 … … 南 宫 玥 借 力 爬 到 了 窗 外 , 萧 奕 在 她 腰 间 一 搅 , 纵 身 一 跃 , 哪 怕 加 上 了 她 , 萧 奕 依 然 轻 盈 如 燕 , 轻 松 地 把 她 也 带 到 了 屋 檐 上 。 南 宫 玥 直 接 坐 了 下 来 , 仰 头 看 着 天 空 , 屋 檐 上 的 月 亮 似 乎 都 比 透 过 窗 户 所 看 到 的 要 大 了 一 圈 , 更 为 明 亮 , 皎 洁 , 却 也 突 显 出 南 宫 玥 心 中 的 抑 郁 。 萧 奕 毫 无 预 警 地 把 脸 凑 到 了 南 宫 玥 跟 前 , 近 得 仿 佛 鼻 梁 要 贴 上 鼻 梁 , 问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你 心 情 不 好 ? ” 南 宫 玥 有 些 不 自 在 地 往 后 挪 了 挪 , 只 轻 轻 地 “ 嗯 ” 了 一 声 。 “ 是 谁 欺 负 你 了 ? ” 萧 奕 的 身 上 弥 漫 出 了 一 丝 戾 气 。 南 宫 玥 沉 默 一 会 儿 , 表 情 有 些 复 杂 … … 这 样 的 事 情 , 她 不 知 道 该 跟 谁 说 , 只 能 一 直 压 在 心 里 , 但 是 , 不 知 为 何 , 但 萧 奕 这 么 问 了 , 她 却 很 想 , 一 股 脑 儿 的 把 所 有 的 烦 心 事 , 全 都 说 出 来 。 “ 今 日 , 我 们 去 了 宣 平 侯 府 , 然 后 … … ” 明 明 难 以 启 齿 的 话 语 在 萧 奕 的 面 前 , 却 变 得 很 容 易 说 出 口 , 而 她 烦 躁 不 堪 的 心 也 渐 渐 地 平 静 了 下 来 。 萧 奕 的 面 色 越 来 越 冷 冽 , 等 到 南 宫 玥 说 完 , 他 抬 手 摸 了 摸 她 柔 软 的 发 顶 , 收 敛 起 笑 意 说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这 种 腌 臜 的 事 不 需 要 你 费 心 , 交 给 我 来 就 行 了 。 ” 南 宫 玥 一 怔 , 一 下 子 忘 了 他 的 手 还 在 自 己 的 发 上 , 忙 说 道 : “ 也 不 能 让 他 脏 了 你 的 手 ! ” 要 是 单 单 想 弄 死 吕 珩 , 她 刚 刚 也 能 做 到 , 但 是 , 这 么 一 来 , 会 有 不 少 的 后 遗 症 。 一 来 , 吕 珩 无 故 身 亡 , 宣 平 侯 定 不 会 善 罢 干 休 , 一 来 二 去 恐 影 响 到 哥 哥 名 声 ; 而 二 来 , 宣 平 侯 府 深 受 圣 宠 , 她 身 上 本 就 压 着 几 年 后 南 宫 家 满 门 抄 斩 的 重 担 , 若 是 在 羽 翼 未 丰 之 时 , 就 先 惹 上 了 宣 平 侯 , 那 接 下 来 或 许 会 面 临 更 严 峻 的 局 面 , 南 宫 玥 难 以 用 南 宫 家 上 下 这 么 多 条 人 命 来 打 这 个 赌 。 所 以 , 除 了 让 百 卉 打 了 一 顿 出 气 外 , 她 也 只 是 施 针 , 让 他 接 下 来 的 一 个 月 内 , 每 日 三 次 , 痛 到 生 不 如 死 , 可 就 算 这 样 , 她 也 远 远 没 有 解 气 。 而 萧 奕 的 处 境 也 没 比 自 己 好 多 少 , 作 为 质 子 留 在 王 都 的 他 , 本 就 步 步 凶 险 , 又 怎 能 为 了 她 而 招 惹 上 不 必 要 的 麻 烦 呢 ! 萧 奕 亦 知 道 她 心 中 的 顾 虑 , 咧 嘴 笑 着 说 道 : “ 臭 丫 头 , 你 放 心 吧 。 要 收 拾 一 个 人 , 方 法 多 着 呢 。 相 信 我 ! ” 萧 奕 清 澈 的 双 眸 , 就 如 同 黑 曜 石 一 般 闪 闪 发 光 , 比 月 光 更 美 。 在 他 的 目 光 中 , 南 宫 玥 只 觉 耳 朵 尖 有 些 烫 烫 的 , 不 由 地 低 下 了 头 , 她 长 翘 的 睫 毛 忽 闪 忽 闪 的 , 看 得 萧 奕 心 头 一 热 , 脸 上 露 出 了 傻 笑 。 萧 奕 觉 得 自 请 留 在 王 都 做 质 子 的 决 定 , 简 直 是 有 生 以 来 最 最 … … 最 正 确 的 ! 第 4 8 9 章 赤 身 ( 7 )

南 宫 玥 手 中 的 银 针 刺 入 了 苏 卿 萍 后 颈 的 天 柱 穴 , 她 认 穴 即 准 且 稳 , 苏 卿 萍 根 本 来 不 及 挣 扎 , 就 发 现 自 己 再 也 动 不 了 了 。 “ 啊 — — ” 苏 卿 萍 惊 恐 地 瞪 大 眼 睛 , 惊 叫 道 , “ 南 宫 玥 , 你 做 了 什 么 ? ! ” 苏 卿 萍 已 经 慌 了 神 , 连 名 带 姓 地 称 呼 起 南 宫 玥 。 南 宫 玥 轻 描 淡 定 地 微 笑 道 : “ 放 心 , 萍 表 姑 , 这 只 是 刚 刚 开 始 。 ” 随 后 转 头 命 百 卉 道 , “ 放 开 她 吧 。 ” 百 卉 听 命 放 开 了 手 , 苏 卿 萍 没 有 支 撑 地 摔 倒 在 地 , 她 挣 扎 着 想 要 起 身 , 却 觉 得 自 己 的 身 体 像 是 灌 了 铅 一 样 , 重 得 连 一 根 手 指 头 都 动 不 了 , 只 能 声 嘶 力 竭 地 喊 道 : “ 南 宫 玥 , 你 想 干 什 么 ? 这 里 可 是 宣 平 侯 府 ! ” “ 是 啊 。 真 是 多 亏 了 这 里 是 宣 平 侯 府 , 也 多 亏 了 这 位 世 子 爷 找 到 这 么 个 好 地 方 。 ” 南 宫 玥 似 笑 非 笑 地 勾 唇 道 , “ 萍 表 姑 , 你 就 算 叫 得 再 大 声 , 也 不 会 有 人 听 到 。 ” 吕 珩 特 意 准 备 的 这 个 院 子 , 为 了 避 免 有 人 坏 他 的 好 事 , 这 里 平 时 根 本 不 会 有 人 来 往 , 可 以 说 是 非 常 的 安 静 和 “ 安 全 ” 。 南 宫 玥 将 银 针 包 摊 开 , 拿 出 了 几 根 , 缓 缓 地 在 她 身 上 的 几 个 穴 位 一 一 刺 入 , 不 一 会 儿 , 苏 卿 萍 的 身 上 就 密 密 麻 麻 的 有 十 几 根 银 针 , 看 得 有 些 毛 骨 悚 然 。 一 开 始 , 苏 卿 萍 毫 无 感 觉 , 直 到 一 刻 钟 后 , 南 宫 玥 将 这 些 银 针 一 一 拔 出 , 苏 卿 萍 才 感 到 有 些 隐 痛 , 直 到 最 后 一 根 银 针 拔 出 , 顿 时 , 一 种 难 以 形 容 的 痛 苦 涌 了 上 来 , 她 顿 时 痛 得 不 能 自 已 , 而 紧 接 着 , 她 感 到 了 全 身 骚 痒 , 就 好 像 有 无 数 只 小 虫 在 体 内 爬 动 , 她 恨 不 得 用 手 抓 破 每 寸 的 肌 肤 , 把 里 面 的 小 虫 一 只 一 只 揪 出 来 … … “ 玥 、 玥 姐 儿 … … ” 才 不 过 一 会 儿 功 夫 , 苏 卿 萍 已 经 忍 不 住 了 , 眼 泪 汪 汪 地 哀 求 道 , “ 是 我 的 错 , 但 我 也 是 被 逼 的 , 在 这 个 府 里 , 我 根 本 没 有 地 位 , 世 子 爷 让 我 把 你 哥 哥 弄 去 给 他 , 我 要 是 不 答 应 , 会 被 打 死 的 … … 玥 姐 儿 , 我 是 无 辜 的 ! ” “ 萍 表 姑 。 ” 南 宫 玥 将 她 后 颈 的 最 后 一 根 银 针 取 了 出 来 , “ 你 是 有 什 么 自 信 我 会 相 信 你 的 话 ? ” 随 着 这 根 银 针 的 取 出 , 苏 卿 萍 原 本 僵 硬 的 身 体 终 于 可 以 动 了 , 她 正 想 站 起 身 狠 狠 地 抽 南 宫 玥 一 巴 掌 , 可 是 , 随 之 而 来 , 却 是 比 之 前 重 上 十 倍 的 痛 楚 , 苏 卿 萍 痛 得 在 地 上 打 滚 , 不 时 地 撞 在 桌 椅 脚 上 。 “ 求 求 你 , 玥 姐 儿 , 我 错 了 ! 我 错 了 ! ” 苏 卿 萍 可 怜 兮 兮 地 连 声 乞 求 。 “ 苏 卿 萍 , 你 好 自 为 之 吧 。 ” 南 宫 玥 冷 冷 地 看 着 她 说 道 , “ 我 这 要 不 了 你 的 命 , 只 是 让 你 尝 尝 什 么 叫 作 求 生 不 得 求 死 不 能 ! 但 是 … … ” 她 目 光 一 凛 , 杀 机 四 溢 地 说 道 , “ 人 不 犯 我 我 不 犯 人 , 你 若 是 再 犯 到 我 头 上 , 我 会 让 你 比 现 在 难 受 一 百 倍 , 一 千 倍 , 直 到 死 无 全 尸 ! ” 苏 卿 萍 全 身 一 僵 , 若 说 是 从 前 , 她 不 会 把 这 样 的 威 胁 放 在 心 里 , 可 是 , 现 在 这 噬 心 焚 骨 之 痛 , 却 让 她 根 本 就 不 敢 忘 记 南 宫 玥 所 说 的 每 一 个 字 。 空 气 中 顿 时 弥 漫 开 了 一 股 屎 尿 的 腥 臭 味 … … 南 宫 玥 看 也 不 看 苏 卿 萍 一 眼 , 转 而 又 替 昏 迷 的 吕 珩 扎 了 几 针 , 借 以 掩 饰 他 的 内 伤 , 如 此 一 来 , 哪 怕 是 再 高 明 的 太 医 , 也 只 会 以 为 他 是 生 了 一 场 重 病 。 第 4 8 4 章 赤 身 ( 2 )好看的长篇小说